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市场份额创26年新低!美元全球储备地位正面临哪些威胁?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2/08/19 Click:
html模版市场份额创26年新低!美元全球储备地位正面临哪些威胁?

  IMF数据显示,全球美元计价外汇储备市场份额降至58.8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公布的最新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全球美元计价外汇储备为7.087万亿美元,市场份额从第三季度的59.15%进一步下降至58.81%,为1996年以来新低。

  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其他货币、黄金等资产对美元形成竞争,使后者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正在减弱。

  IMF指出,近几年来全球央行正在缓慢推进调整外汇储备结构。随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央行寻求实现储备货币构成的进一步多元化,美元在全球储备中所占比例将继续下降。

  通胀和债务成隐患

  按照IMF的标准,美元计价的外汇储备包括美国国债、美国公司债券、美国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以及其他由外国央行持有的以美元计价的资产。

  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建立后,美元直接与黄金挂钩,并逐渐替代英镑成为国际储备货币。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全球货币体系进入主权信用货币时代。尽管如此,美元随后仍然是世界第一储备货币。

  回顾历史,通胀往往对美元计价外汇储备造成冲击。根据Wolf Street统计,1977年美国通胀飙升前全球外汇储备中美元份额一度达到了85%的峰值。随后美国国内物价水平迅速上升,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并未带来市场活力,反而令通胀水涨船高,由于美联储当时并未采取措施,各国开始抛售美元计价资产,导致美元市场份额快速下降。在时任美联储主席沃克尔决定采取强硬措施并启动两轮加息周期后,美国经济在上世纪80年代经历了滞胀期,外汇储备中美元市场份额继续走低,直到1991年触底。

  如今美国正在面临类似的困境,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2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7.9%,创40年新高。为了抑制物价过快上涨,美联储上月重新启动了加息周期,并可能在5月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

  债务问题也值得关注。目前美国公债依然是全球最安全的资产之一,各国外汇储备中的一大部分是以持有美债的方式存在的。几十年来,美国一直享受着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好处,不用考虑必须支撑美元以避免违约。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宽松财政政策推动下,整体债务水平持续走高。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公共债务已经突破30万亿美元,与此同时,贸易赤字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

  新一轮加息周期将导致巨额债务下的借贷成本迅速上升。美国总统拜登今年3月签署持续决议法案以防止政府停摆,美国财政部的借款授权延长至2023年,暂时避免政府债务违约,但并未解决实质性问题。预计到今年底,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接近31万亿美元,债务上限问题将继续成为国会两党博弈的筹码。

  债务违约对于储备货币地位具有重大影响。Cointdesk报告称,法国法郎在20世纪60年代失去了储备货币的地位,因为当时法国政府疲于应对阿尔及利亚等地的独立浪潮,直接导致国家财政迅速恶化。如今,不少人已经开始担心美国无力偿还持续快速膨胀的巨额债务。

  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提升

  IMF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人民币在全球储备货币中的份额达到了2.8%,两年内上涨了0.9个百分点,进一步拉大了与澳元、瑞郎和加元的差距,资产吸引力逐步提升。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巴西中央银行3月31日发布的国际储备管理报告显示,2021年人民币在巴西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从上一年的1,凯时国际平台.21%升至4.99%,为2019年人民币进入其货币篮子以来的最高水平。

  2016年10月,IMF将人民币纳入支持特别提款权(SDR)的一篮子货币。2017年3月底,IMF首次公布纳入人民币计价储备的数据,对中国促进市场经济的改革并推动人民币持续国际化予以了充分肯定。

  目前,IMF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主要包括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人民币、加元、澳元和瑞郎八大货币。

  作为21世纪以来美元最大的竞争对手,欧元在欧债危机后一蹶不振,在全球储备货币中的份额一直停留在20%左右。虽然与美元“分庭抗礼”的梦想还没有实现,依然可稳坐第二大储备货币交椅。

  第三大储备货币是日元,其市场份额从2015年开始飙升,在2020年第四季度达到了6.0%,随后开始逐步回落,最新数据为5.57%,环比回落23个基点。英镑在过去几年基本持平, 英国脱欧并未对英镑的市场需求产生重大影响,4.78%的市场份额使其在IMF储备货币中位居第四。

  去美元化与储备地位挑战

  回顾历史,美国使用美元作为金融武器的例子并不少见,通过制裁精准打击金融和贸易体系,令不少国家吃尽了苦头,如2011年的伊朗和2016年的委内瑞拉。在极端情况下,美国可以切断美元与其他央行的联系,孤立该国经济。印度央行前行长拉詹(Raghuram Rajan)称这种权力为“大规模杀伤性经济武器”。在乌克兰危机中,美元“武器化”问题再次引发关注,美国冻结了俄罗斯超过6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并一度重创了卢布的汇率。

  当金融武器被频频使用,不少国家开始考虑从美元转向其他货币。美国银行策略师哈特内特(Michael Hartnett)表示,将美元“武器化”可能导致美元贬值。全球金融体系的“巴尔干化”削弱了美国作为储备货币的作用。

  近年来全球贸易中美元的权重也在逐步走低,随着俄罗斯银行业被移除SWIFT系统,这种趋势可能延续。英、法、德三国于2019年初创立“支援贸易通汇工具”(INSTEX)机制维持了对伊朗贸易的渠道。俄罗斯与土耳其达成了本币双边能源贸易协定,欧元区和挪威原油贸易由欧元结算等。亚洲新兴经济体印尼、马来西亚与泰国此前宣布在三国贸易结算中采用非美元货币或者本币化交易。

  外媒认为,尽管有迹象表明储备需求正在下降,但要取代美元成为世界首选储备货币并不容易。美联储数据显示,大约40%的全球贸易交易使用美元,而80%的全球跨境交易使用美元。作为冉冉升起的品种,人民币受到了广泛关注,但不足3%的占有率意味着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持有美元外汇储备的另一个好处是,美国市场的流动性和深度明显高于其他市场。美国国债23万亿美元的市场规模是日本国债市场的两倍多,在欧洲,英国、德国、意大利和法国的政府债券市场都不足3万亿美元。

  IMF指出,尽管国际货币体系在过去60年里发生了重大结构性转变,但美元仍是占主导地位的国际储备货币。不过从长远来看,美元地位的任何变化都可能会出现。